浮光

盗笔龙族哑舍全职凹凸狐妖兄坑第五小英雄赛尔号都看∠( ᐛ 」∠)_欢迎勾搭月更懒癌晚期患者废柴浮光ʚتɞ

大家有什么好的绘图软件推荐吗
想学画画
想给文配图
∠( ᐛ 」∠)_

        “晚安,我的小先生。”跳完一支华美的舞,带着精美面具的男人这样说,右手探向身后,抽出别在腰间的一枝玫瑰,轻吻花瓣后把花放在了奈布·萨贝达的面前。



         相片上的人微笑着,宛如一束刺破阴霾的光。

我觉得这种火锅对于清汤党并不是很友好……锅子沸起来辣的会到清汤里去!
不过幸好我不是清汤党哈哈哈哈哈哈哈

浮光监管者玩的不错
但想跟喜欢的人一起玩
就只能拼命玩菜的一批的求生者
对方三阶人皇
好不容易爬上二阶联机
对方跟废柴浮光玩了两局退出队伍说:
我掉分都掉怕了
掉怕了……
怕了……
了……
好的废柴浮光自己玩监管者吧

又抽到祭司的新皮肤了,挺好看但是废柴浮光没有角色啊……P2和园丁情侣装修机嘻嘻嘻

这个童话有点问题(五)

        克利切神情尴尬地挠着后脑勺,“美智子不会让你进去的……”艾玛只当克利切是害怕他销■赃的地方会被自己发现,于是并未多想,笑道:“放心吧克利切,我以我的名誉起誓,绝对不会干查封这种过河拆桥的事的。”克利切见死脑筋的骑士铁了心要去也就不再多说,走到前面充当起了导游。
 

        艾玛抱着已经不再抽泣的孩子站在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前,门前这条路明明自己平日里走过了无数次,可就眼前这家店来说,艾玛竟然没有一点印象,这使得她不禁对自己的记忆力产生了怀疑。克利切走上前轻轻一推,看起来十分厚重的铁门竟轻而易举的被推开,发出“吱呀——”一声哀鸣,听起来渗人至极。
        从店的外面看来,里面的空间不会太大,但随着两侧墙壁上挂着的烛台逐排自动亮起的样子来看,里面绝对不止几十平方米那样简单。正相反,光是店中的走廊部分就超出了应有的面积。莫名的不安瞬间笼罩了艾玛,艾玛打了个寒颤,随即自嘲地笑了笑,“不过是一家有点奇怪典当铺而已,有什么好怕的。”这么想着,一只脚已经迈了出去。“大胆的入侵者……”“停下!”一个缥缈的声音和克利切的惊呼同时响起,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巨大的威压仿佛实质化了一般压在艾玛身上,艾玛刚强撑着走出一步,威压便将艾玛压的单膝跪了下去。
        “希望别摔到怀里的孩子。”
        这是艾玛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这个童话有点问题(四)

       孩子一动不动的状态一直持续到艾玛将那块价格不菲的宝石塞进自己手中,孩子如梦初醒般往后躲去,慌乱之中失去了重心,直挺挺向后仰了过去。
        一只手拖住了孩子的脑袋,以至于孩子的后脑勺没有磕在坚硬的地砖上。
       “没事吧!”非常焦急的语气传入耳中,“十分抱歉,我没有想到你会突然……”骑士的声音戛然而止,她从孩子棕黑色的眸子里能看得见自己的倒影,却看不出一丝神采。孩子颤巍巍的伸出手,脏兮兮的小手触到艾玛的脸的那一刹,艾玛分明看见孩子眼角涌出了眼泪,继而号啕大哭起来。 
       孩子瘦弱的身体几乎没什么重量,经过长时间锻炼的艾玛很轻松的把孩子抱了起来。孩子被艾玛的动作吓了一跳,紧紧地环住了艾玛的脖子。
        “喂喂!你不会打算把这个小家伙一直带着吧!克利切不会带小孩子!”克利切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克利切都没有抱过艾玛小姐呢!“这种街头行乞的小鬼头克利切闭着眼睛在街上随手一抓都一大把!我们难道要把他们都带上吗好了小家伙,现在告诉克利切你家在哪?我们把你送回去。”
        孩子没有回答,只是一边哭一边摇头。“那你家里人呢?”孩子依然摇头。
       “克利切,带我去红蝶的典当铺吧。”艾玛阻止了克利切的追问。克利切睁大了眼睛,两只手紧张的搓着“不不不克利切不认识什么红蝶。红蝶只收藏宝物不贩■卖人口的尤其是这种x……”艾玛不停的给克利切打着手势示意他不要往下说,“呃……儿童。”克利切很努力的克服了平仄把即将说出口的“瞎子”咽了下去。
       “我是要去拿这块宝石换点金币给这个小家伙,你不会觉得他有能力找到那里吧?”艾玛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堂堂一个骑士,就算没有为人民服务也不至于去贩■卖小孩子吧?

这个童话有点问题(三)

      “克利切先生!”小骑士有些气急败坏,“你差点把我们的任务泄露出去!”
      “克利切知道,所以克利切等他们都喝醉了才说的。”看上去瘦小的男人满不在乎的应付着,把玩着手里的东西。克利切敷衍的态度让艾玛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可是万一有人没有喝醉呢!如果有人把消息传开……那是什么?”
        本来对着阳光欣赏手中的玩物的克利切立马把东西藏进了怀里,“不,没什么”
       “我看见了,是绿色的宝石,对吗?”
       “不,没……”
       “拿出来。”
        面对骑士强硬的态度,克利切一边从口袋中掏着一边不停的辩解:“这是克利切在酒馆里捡的!你瞧它的颜色和你的眼睛多像……”
      “听着,克利切先生。”艾玛把语调放的柔和许多,“如果您真的想送别人一件礼物的话,请至少通过光明正大的方式来得到那件礼物。”
       “克利切知道,但是现在来不及把东西送回去。”
       “这不要紧,你看。”说着,艾玛将手指向了街边的墙角。
        克利切顺着艾玛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是一个瘦弱的,身上披着一件与身形极为不符的病号服的孩子。孩子双手抱着膝盖把头抵在膝盖上蜷成一团,旁边放着一根满是泥土和烧痕的木棍。
       “克利切不明白。”
       “把宝石给那个孩子,让他换几顿饱饭吧。”说着,艾玛拿起宝石走到孩子的面前。但孩子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前面,一动不动。